宁德市侨联>> 闽东之光

闽东之光丨钟华杰:古镇遗存记

发布时间:2021-11-11 14:00:00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闽东日报·新宁德客户端   浏览次数:
分享

  龙首堂记

  

  龙首堂,位于宁德市蕉城区霍童镇石桥村,坐东朝西,面向大童峰,后依霍童溪,为“一中轴两对称”布局,内木构抬梁、穿斗混合,飞檐翘角则以龙、狮、貅等瑞兽造型,门楼雕刻精细,宏伟壮观,现址占地约2000平方米,被誉为“洞天福地最早,霍地龙首居先”。

  

  龙首堂,始建于唐开元12年(公元724年),为龙脉回首之意,至今1300余年,清顺治11年(1654年)被山冦烧毁后重建,光绪元年(1875年)不慎失火,1880年又重建,20世纪50年代被临时用做学校,文革时期,遭严重破坏,文物被洗劫一空,1999年,黄氏后人再次对其进行重新修缮。

  

  龙首堂虽经多次修缮,但原风貌仍存,乃黄氏后裔为纪念先袓黄鞠,择选鞠公故居原址兴建之祠。

  

  黄鞠,字玄甫,河南光州固始县人,于隋朝大业九年(公元613年)辞去谏议大夫后,辗转择居霍童,657年卒于石桥村,享年89岁,被誉为“中国开凿隧道水利第一人”,其主持兴修的水利被后人谥为“黄鞠灌溉水利”,于2017年10月被国际灌溉排水委员会第68届执理会列入世界灌溉水利遗产名录,润泽世代。

  

  龙首堂外之大门坊,为石牌坊,坊上“黄鞠故里”系名家所题,其属近年筑建;再往里为门楼亭廊,谓之“益后亭”,亭内存立三块石碑,碑文依稀可见,铭刻门廊兴建、鞠公及后裔之史实,其中一块为“清康熙六十年立”。

  

  益后亭左侧,有一“姑婆宫”,是为铭记黄鞠之女丹鸾,因追随父亲修凿水利十数年,而耽误了待嫁佳期,致以终生未出阁,黄氏后裔为感念丹鸾、碧凤姐妹之功绩,将她们奉为永远的姑婆,后在紧依龙首堂旁修建了“姑婆宫”,直至今日,“姑婆宫”,仍是令人为之动容,肃然起敬之地。

  

  再往里,则是 龙首堂正堂大门,为青砖木构,飞檐翘角,雕刻精致,极是讲究。门楣上方悬挂“隋谏议大夫黄鞠祠”及“明德馨香”之字,为明朝进士陈昌胤题写;左右两侧则铭有“洞天石桥最早,霍地龙首居先”之联,此联应是黄鞠祠取名为龙首堂最佳释义;紧依墙基,嵌有一对唐代的青石“牌凉”,意在提示来客无论何种身份均需下马,以表对鞠公之敬尊。

  

  堂内正中间位供奉黄鞠、朱福以及黄鞠夫人供位塑像。朱福,乃黄鞠之姑父,先迁居石桥,后其让地鞠公,用于兴修水利,发展农耕,其则迁往周宁咸村定居,是以与鞠公并恭奉。正中间位右侧则悬挂黄氏后裔清光绪乙未科进士、孙中山总统府顾问黄树荣先生画像;后墙供台上陈列有隋代石佛、粗瓷瓦罐以及宋元明清以来关于黄鞠的相关记文。

  

  堂内厅外右侧为一空坪,空坪中央有一棵“榕包杉”,此杉为红豆杉,需两人合围方能抱住,可惜现已干枯,不知何时一棵榕树的种子在此长成,遂成“榕包杉”。现空坪已被黄氏后裔建成传承鞠公之精神,牢记族规家训的家风家训教育之所,用以展示先祖孝廉勤善和为民爱民的丰功伟绩,使之得以世代传承、发扬。

  

  堂前路道,长有一株古樟,已历千年,现仍枝繁叶茂,临于约亩余的“罗星湖”上,仿似在守护着“龙首堂”,守护着黄氏后裔的精神家园。

  

01.jpg

龙首堂大门一角


  邑岭古道碑记

  

  霍童镇邑岭古官道垭口上,存有一“准仪制令”碑,碑呈长方形,为花岗岩质地,高157厘米,宽37厘米,厚10厘米。

  

  碑上刻字为阴刻楷书,纵书3行,共16字。正中,“准仪制令”四字;右下,“贱避贵,少避老”6字;左下,“轻避重,去避来”6字。

  

  碑刻无落款年号,刻字较粗糙,应为县级以下行政单位、村屯或民间人士所立,据相关“仪制令”实施历史记载及碑刻分析,该碑应立于北宋年间,即公元960年至公元1127年。

  

  何为“仪制令”?仪制是古代朝廷官府颁布的节礼法规,即社会奉行的礼仪制度;令即命令,是根据礼仪制度而下达的命令,带有法律的强制性节礼。

  

  立于霍童邑岭古官道上的“准仪制令”,根据碑文内容考据,为古代交通仪制令。

  

  据史料记载,最早的交通仪制令制定于唐朝,唐贞观十一年(公元637年),唐太宗李世民颁发了《唐律·仪制令》,其中有一条“凡行路巷街,贱避贵,少避老,轻避重,去避来”,这就是当时擅导的交通仪礼即交通法规。其时,该令仅以文书形式发布,或仅限用于京城长安,尚未令全国推广用之。

  

  直至宋太平兴国八年(公元983年),宋太宗赵匡胤下诏令于通衢四刻榜记,自此,用于车马、行人交通规范的《仪制令》,从京都开封到全国各州各县各交通要道广泛榜刻使用,并由先始刻在木板上悬挂,逐渐到勒字刻石立于路旁永久示人,进而由竖立于县城要道扩大到乡村通衡,以教行人、车与辇有序行驶,成为名副其实的全国性交通法规,除了规范交通之用外,也是解决交通冲突的依据。

  

  古代《仪制令》碑文内容中,除了“贱避贵”一条带有浓厚的封建等级色彩外,其余三条沿用至今,潜移默化为现代的交通规则。尊老敬长必让道,来往应先后有序,讲究礼让三先、轻重缓急等,充分体现了我国尊老敬老、先后有序、谦恭礼让的古代礼节文化。

  

  邑岭《准仪制令》碑址旁,另立有一石碑,上刻有“距鹤林宫五里”字样,应是指路碑,与《准仪制令》相辅并用,这与宋时繁盛的霍童鹤林宫有关联。

  

  鹤林宫,始建于南北朝梁大通二年(公元528年),位于霍童山大童峰“鹤头岩”脚下,坐南朝北,内设上殿三清殿、中殿灵宵殿、下殿东岳殿,殿阙巍峨、雕镂精致,宏伟壮观,仙真云集。

  

  鹤林宫繁荣于南北朝、隋朝,鼎盛于唐、宋、元、明。鼎盛之时,在此修真道士多达三千余众,被誉为南方道教四大名宫之一,名满天下。

  

  “鹤林仙子宅,宫阙漾浮岚,晓霁楼十二,晴光景六三,仙归诗咏仟,客到笔题酣,紫气童关外,还疑遇老聃”。这首诗,正是当时鹤林宫的写照。

  

  明嘉靖13年农历八月,百年未遇大洪水侵袭霍童之地,鹤林宫后“鹤头岩”崩塌,前溪“金钱渡”堵塞,一代名宫就此被淹于泥尘。

  

  直到1996年,霍童民间人士开始筹备重建鹤林宫;2002年,玉皇殿落成;2009年,三清殿又相继建成,新建的鹤林宫占地32亩,现已初具规模。

  

  邑岭古官道上的《准仪制令》碑,是古代道路交通管理文化和礼仪行为的记载,也是其时霍童居于闽东北连接三都澳的交通要冲和商贸重镇的有力佐证;而鹤林宫的指路碑,则从另一个侧面验证了霍童鹤林宫在宋时已经是十分的辉煌。

  

  邑岭官道未有记载建于何时,直至1958年,宁德至屏南简易公路建成通车后,方退出地方交通要道之历史,转为农耕小径之用。

  

邑岭古官道石碑


  “洞天福地”碣记

  

  霍童山,是中华道教南方最重要的发祥地之一,上清派祖师魏夫人谓之司命都府之所,后又列居三十六小洞天之首,授之“第一洞天”,称为“洞天褔地”。

  

  “洞天福地”,之于道教,是为地上的“仙山”,即神仙所居的名山圣境,它包括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和七十二福地,是构成道教地上仙境的主体部分。

  

  霍童山被列为构成道教地界的“仙山”,并非飘渺无人烟,而有着频繁的人类活动。相传周朝时期,霍桐真人就在此山修真,遂称霍桐山。后,道教众真,如褚伯玉、陶弘景、司马承祯等都曾在霍童山修真、炼丹。

  

  霍童山为何能吸引众真前来,其不仅是单纯的自然地理因素和宗教渊源,还有霍童山中盛产极为珍贵的“炼丹”灵草。据成书于晋代的道教早期文献《太上灵宝五符序》“灵宝要诀”章记载“道士入山采药,采八石灵芝合丹液,及隐身林岫,以却众精…”“黄精为太阳之精,入口使人长生”。

  

  霍童山因盛产五色灵芝、黄精,而历朝历代皇帝皆热衷于炼就仙丹而致长生不老,就不难理解众多道教真人不远千里寻迹于霍童山了。

  

  到唐天宝六年(公元747年),唐玄宗李隆基敕改霍桐山为霍童山,并敕赐“霍童洞天”石碣,霍童山的声望在唐时达到了巅峰。

  

  唐玄宗敕赐“霍童洞天”之原石碣,现尚存于霍童鹤林宫,至今已有1270余年。石碣为花岗岩质地,残高110厘米,宽83厘米,厚30厘米,纵书3行,能辨识之字共8字,正面“霍童洞天”四字为阴刻篆书,左下方“天宝敕封”四字为阴刻隶书,其余字迹极至模糊,不能识辨。

  

  据《宁德县志(清乾隆版)》记载:“鹤林宫在十二都霍童山下,梁大通二年建。宫内有旧石碣,篆‘霍童洞天’四字,旁隶‘天宝敕封’,字极苍古,下藏赑屃。明嘉靖初,宫为洪水荡析,石碣、赑屃并折。今宫石柱尚存,折碑徒宏街宫榕树下。”

  

  由此明晰,唐玄宗欶赐之石碣,始立于鹤林宫,至明嘉靖13年,鹤林宫被洪水摧毁之后,石碣被迁移于宏街宫旁大榕树下。

  

  直至1952年,该大榕树倒折后,石碣曾失踪近10年之久;1961年,霍童群众在宏街宫旁原址移栽榕树时,石碣复以出土,失而复得,遂被霍童民间老人会收藏保存;1998年10月,石碣迁立霍童文昌阁;2001年由文昌阁迁移至复建后的鹤林宫;2016年4月,又将石碣迁移到蕉城区博物馆暂时保管;2019年6月至今,再次迁移至鹤林宫保存。

  

  追溯到大唐时期,唐玄宗李隆基(在位时间为公元712~756年,后因安史之乱退位为太上皇,是唐朝在位最长、也是唐朝极盛时期的皇帝)因何为霍童山敕改名,并敕赐“霍童洞天”石碣?笔者认为,应与唐大道士司马承祯关联甚深。

  

  司马承祯(公元639~736年),自号白云子,其道法修为和文学造诣甚为精深,为道教上清派第十二代袓师,而文学方面则与陈子昂、卢藏用、宋之问、王适、毕构、李白、孟浩然、王维、贺知章等合称为“仙宗十友”。

  

  司马承祯自幼薄于功名,笃信道学,云览天下。道教多部经典着作记载其生平时有“栖霍童峰,久之,往天台”,“霍桐山洞”“在福州长溪县”等描述。其“长流县”,据《旧唐书"地理志》载:“长溪,武德六年置,其年并入连江。长安二年,分连江复置”,宁德县是五代闽国分长溪而置的,唐长溪县相当于今宁德,唐时属福州),以及司马承祯着作《天地宫府国》中,明确将霍童山列为道教三十六洞天的“第一洞天”等,皆示明司马承祯曾较长一段时间修道于霍童山,并将霍童山之于道教之地位,明示于朝野及教本。

  

  另有极为重要的一点是司马承祯的道法、文学修为深受唐玄宗器重,唐开元九年(公元721年),唐玄宗派遣使者迎其入宫,亲受法篆,成为唐之道士皇帝;开元十五年(公元727年),又召其入宫,在王屋山建造阳台观以供其居住。

  

  据此,应是司马承祯的推崇推荐,唐玄宗感于其在弘道、炼丹等方面做出的巨大贡献,遂根据《天地宫府图》对霍童山之定位,在司马承祯羽化近十年后,方为霍童山欶改名,并欶刻石碣,遣人从长安(今陕西省西安市)送至霍童山,放置于当时名列道教四大名宫之一的鹤林宫内,方顺理成章。

  

  鹤林宫是霍童山最具代表性的道教上宫,始建于南北朝梁大通二年(公元528年),相传是朱僧为纪念先师而兴建。朱僧的恩师褚伯玉,号鹤林真人,于梁大通元年元月元日在霍桐山麓控鹤升天,朱僧标遂将其取名为鹤林宫。

  

  鹤林宫,位于霍童山大童峰“鹤头岩”脚下,坐南朝北,筑立108根石柱,内设上殿三清殿、中殿灵宵殿、下殿东岳殿,殿阙巍峨、雕镂精致,宏伟壮观,仙真云集。繁荣于南北朝、隋朝,鼎盛于唐、宋、元、明。鼎盛之时,在此修真道士多达三千余众,被誉为道教四大之名宫,名满天下。

  

  “鹤林仙子宅,宫阙漾浮岚,晓霁楼十二,晴光景六三,仙归诗咏仟,客到笔题酣,紫气童关外,还疑遇老聃”,这是当时鹤林宫的写实。

  

  鹤林宫在道教之地位,是霍童山能成为中华道教南方最重要的发祥地的主要原因之一,也是唐玄宗敕赐“霍童洞天”石碣的重要原由之一。

  

  明嘉靖13年(1535年,另一说为明嘉靖24年,即1545年),百年未遇大洪水侵袭霍童之地,农历八月廿三日未时,鹤林宫后“鹤头岩”崩塌,前溪“金钱渡”堵塞,一代名宫就此被淹于泥尘。

  

  沧海桑田,鸿照影来。

  

  1996年,霍童民间人士开始筹备重建鹤林宫;2002年,玉皇殿在霍林宫旧址落成;2009年,三清殿又相继建成,新建的鹤林宫占地32亩,现已初具规模。

  

  2019年,第一届洞天褔地研究与保护国际学术研讨会在蕉城区召开,参会的25位国内外专家学者实地考察了霍童山。

  

  “霍童洞天”作为核心区申报世界文化景观遗产“世界洞天褔地”之序幕,已缓缓开启,“霍童洞天”将在新时代,焕发新光彩。


“霍童洞天”石碣



版权所有:宁德市归国华侨联合会
备案证号:闽ICP备11004646号
闽公网安备:35010202000722号
涉密不上网 上网不涉密